2018年 10月 23日 星期二   简体中文 | 繁体 | English
 
首页 简介 新闻中心 工程动态 信息公告 安全环保 科技创新 桥文化 政策法规
   
 
 
热点文章 Hot Articles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详细信息 Details
 
 
给人工岛“降温” 为万吨钢筋“量身”
技术骨干陈三洋创新不断,从毛头小伙成为港珠澳大桥西人工岛上的“创新达人”
 
编辑:港珠澳大桥网站管理员    日期:2018年04月10日    阅读次数:1584

 

       “叉车操作要注意,路沿石都蹭出印子来了”“这砖的颜色不对”“预留口径要严格按照图纸上来”……在港珠澳大桥西人工岛上,总能看到一袭红衣的身影来回穿梭在各个施工点,手持对讲机不断地沟通、协调。这是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项目总经理部Ⅰ工区主办技术员陈三洋每天工作的常态。

       2011年,刚从大学毕业的陈三洋在港珠澳大桥西人工岛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出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让他开始琢磨如何改进施工技术,并逐渐成长为岛上的“创新达人”,每年都有10多项合理化建议出自他手。西人工岛上暗埋段施工中,他研究出了“冷却循环水可逆流式分流器”合理化建议,有效解决大方量混凝土开裂问题,为人工岛的建设奠定更扎实的基础。

       6年多来,陈三洋看着西人工岛从无到有,如今工程进入最后的收官阶段,他也从应届毕业生的“毛头小伙子”迈入了“而立之年”。回想起这段岛上的经历,陈三洋说,“我是和西人工岛一起成长起来的,它也见证了我的青春时光,今后无论走到哪,身上都将带着港珠澳大桥建设者的荣光。”

      

独身一人夜守孤岛?见证人工岛从无到有

 

       “一直到快结束了都还没有喊到我的名字,我就知道,港珠澳大桥,我要来了。”回想起和港珠澳大桥缘分的起始,陈三洋笑着说。

       那是2011年夏天,刚刚完成入职培训的陈三洋和同届学员们一起,聚集在公司的大会议室里,等待公司宣布自己被分配的工程项目。“港珠澳大桥人工岛是最受关注的,名单也是最后公布,我的名字最后被喊到之后,能感受到周围羡慕的眼光。”

怀着兴奋和期待的心情,陈三洋踏上了开启职业生涯第一站的旅程。这是他第一次到海边,而接到的第一项任务也恰好跟海有关——“把海水抽干”。

       当时,人工岛刚刚完成钢圆筒振沉,深扎入海底的钢圆筒围成了一个圈,需要把中间区域的海水排干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施工。在往外抽排水的过程中,内外水压变化过快可能会对钢圆筒的稳固性产生影响,需要专人每隔一段时间监测水位控制流速。

       这项看似并不复杂的任务给陈三洋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一个人住在集装箱里,看着海水从“小池塘”被抽排到广阔的大海。到了晚上,所有人都撤离了,只有陈三洋留在“岛”上。谈起这段经历,陈三洋笑着说,这是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荒凉。

       克服了孤独感,陈三洋交出了在港珠澳大桥建设中的第一份答卷。站在钢圆筒围成的“岛”上,陈三洋开始感受到了这项工程的“不可思议”。从茫茫大海中造出一个岛,还要连接桥梁和隧道,想到即将投身于这样的工程让他备感激动。

      

创新冷却循环水设备解决混凝土开裂难题

 

       随着西人工岛建设进程的推进,陈三洋的任务多了起来,难度也越来越高。作为技术员,他每天要审图纸、做方案、定工艺、审核查验、协调施工……由于港珠澳大桥的特殊性,施工项目不仅要求高,有相当部分还具有首创性,缺乏参考依据,只能够“摸着石头过河”。

       为了让工程更加顺利地展开,陈三洋在完成日常工作之余,还给自己多留了“课外作业”,一个个针对工法工艺的合理化建议在他的脑海中酝酿成型。“冷却循环水可逆流式分流器”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在西人工岛的施工项目中,包括一节对接海底隧道的现浇隧道,需要采用大体积混凝土浇筑。但是,由于混凝土在凝固过程中存在发热现象,过热或受热不均匀会导致墙体出现裂缝,影响隧道的使用寿命。如何为大体积混凝土降温,成为施工队伍要解决的难题。

       “水冷”是常用有效的降温方式,但应用在大体积混凝土上,若不能准确把控流速流量,仍然难以达到理想效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陈三洋从冷却水的“流向”上着手,尝试设计出可以双向流动的冷却水分流装置,每12小时将前端的“热水”和后端的“冷水”倒转流向,使水流经过的区域能够得到最均匀的降温效果。

使用了“冷却循环水可逆流式分流器”后,混凝土得以顺利地在稳定的温差范围内凝固,有效避免了开裂的情况。同时,这一“小发明”也获得了陈三洋所在公司对合理化建议最高奖项——“命名”奖。

       由于西人工岛主体建筑为框架结构,梁柱中设置了大量的箍筋,有圆形及方形。实际施工中,经过多次吊装运输,容易造成箍筋倒塌,互相纠缠难以分开的情况,给现场施工造成不利影响。

       善于发现问题的陈三洋并没有忽略这一细节,他提出可由方钢管加工成箍筋速装架,使每个速装架可独立站立,将箍筋卡在方钢管之间的空隙,以保障箍筋在多次吊装倒运后保持整齐状态,易于施工人员区分选料,节约了箍筋倒运时间,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

       事实上,陈三洋每年都会有10多项的合理化建议被采纳,有些虽不是影响巨大的发明,却对全岛施工起到实在的帮助,他也被同事称为西人工岛上的“创新达人”,“不仅能够细致观察到问题所在,还总能想出巧妙的法子,并且下苦功夫去钻研、改进,不断创出新的工艺工法,这让不少同事都感到相当佩服。”共事6年的同事冀晋这样评价道。

全岛“资格最老”的青年技术骨干

       6年的时间,让一位“初出茅庐”的年轻小伙,成长为岛上“资格最老”的技术骨干,在陈三洋身边的人看来,这与他“认真负责、严格要求”的品质特点密不可分。

自陈三洋“上岛”之初,王立国就已与他结识并在工作中紧密合作。在这位年长30多岁的“老师傅”眼中,陈三洋不仅学习能力强,而且还喜欢“较真”。

       “刚开始的时候岛上很荒凉,工作需要一根14米长的绳子,我凭借经验用手量出长度,但他就是不信,还特意跑到岛外找到尺子回来。”尽管后来测量出与估算只有3厘米的误差,证明了自己是对的,但王立国还是被这位小伙子的“执着”打动,两人也成为了工作上的好搭档,生活中的忘年交。

       给出类似评价的远不止一人。“对于一些‘可过可不过’的情况,他总是会严格要求把它改到最好,这种高度负责的态度给我们做了很好的榜样。”2015年来到岛上的吕鹏说,自己作为新人,遇到困惑也常常会请教陈三洋,他都会不厌其烦地解答。“有一次,为了解释清楚钢筋的使用问题,他就在钢筋加工区里一直反复给我讲解,直到两人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在同事们的眼里,陈三洋还是岛上加班最多、休息最少的人之一。同住一个宿舍的苗运胜表示,工作不分“上下班”已成为陈三洋的常态,“常常夜里很晚了还看见他对着电脑画图。”正是因为具备了这些品质,陈三洋被委以重任,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已从经办技术员调整为主办技术员。

       看着西人工岛一点一点地建起来,作为最早一批“岛民”的陈三洋收获的是满满的成就感。“庆幸自己的职业生涯能从港珠澳大桥开始,西人工岛是我锻炼、成长的平台,在这里我们和国内最优秀的一批工程行业人才一起,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工程不比任何人差。”随着工程的收尾,不久后,陈三洋也将要离开西人工岛。“可以说西人工岛已经和我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不管以后去到哪里,这段经历都会是我宝贵的财富。”

■对话

       “很少过周末,半年回次家

       南方日报:在西人工岛的建设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陈三洋:处理钢筋翻样是最困难也是最有成就感的部分。简单的说,翻样就是按图纸计算工料时列出详细加工清单并画出加工简图。这要求对钢筋的实际使用情况把握非常精准,任何一点小疏忽都会造成浪费和损失。由于白天各种协调沟通的事务特别多,没有办法集中时间去处理翻样,只能在晚上去完成这项工作,感觉确实很耗费精力。到目前为止,岛上绝大部份钢筋翻样都是由我负责,总数超过2万吨。

       南方日报:平时的工作状态一般是怎样的?

       陈三洋:每天早上7:30从位于唐家的港珠澳大桥1号码头上船前往西人工岛,过去由于船速较慢,上一趟岛要近2个小时,遇到风浪颠簸很多同事都会晕船甚至呕吐。一般有工作就需要处理,很少有上下班的感觉,晚上基本上不会早于12点睡觉。因为工作必须要在施工现场,基本上每半年才能回一次家,也很少过周末,最长的一次在岛上待了一个多月才下来。

       南方日报:有感觉到压力大的时候吗?是怎么缓解的?

       陈三洋:因为工作量很大,确实会感觉压力大很焦虑,有时候感觉干不动了,需要靠自我调节和团队的力量去缓解。在刚接触钢筋翻样工作的时候,就遇到一个大难题。隧道施工需要预留一个用于进出材料的临时洞口,结构特别复杂,相应的钢筋翻样难度很大,工作进展缓慢,一度怀疑自己能力不够无法做出来。后来在同事的指导下才找到了合适的方法,顺利解决难题,所以团队的合作非常重要。

■手记

       致敬“飘”在海上的年轻人

       在陈三洋同事的朋友圈里,有这样一段小视频:随着一声李小龙式的“吼叫”,一个小西瓜被一掌劈成两半,周围发出了阵阵欢乐的笑声。视频里这位“武功了得”的主角正是陈三洋。“三哥平时对我们很照顾,是个特别幽默的人,所以大伙都愿意多和他接触。”年轻同事这样说。

       陈三洋今年刚满30岁,在岛上度过了宝贵的青春年华。从应届毕业的小伙子,到技术层面的中坚力量,6年的时光改变了容颜,也为业务能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留下更多的则是关于大桥和青春的深刻记忆。

       在西人工岛上,有着不少像陈三洋一样刚毕业就“飘”在大海深处的年轻人。对于他们来说,每一个阶段都是对青春的不同注释。从一开始的好奇、充满新鲜感;到后来融入团队,不断地学习、提升,感受集体的凝聚力;而如今,工程接近尾声,回忆和不舍又成了主旋律。

诠释青春的还有成长。这群年轻人之间的交流不仅仅是“玩闹”,面对工作,也曾为了自己观点、方案争得面红耳赤,但每次争吵完后,大家又相互鼓励着,又投入到新的工作挑战中去。

       陈三洋、冀晋、吕鹏、苗运胜,他们在正值青春年华的时刻来到岛上,他们的名字将成为港珠澳大桥建设的一个个注脚。欢乐时尽兴,认真时“较劲”,这群在世纪工程中成长的年轻人,将是未来推动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再上台阶的中坚力量。

 

转自:南方日报

上一篇:从技术骨干到安全管理专家,“元老”段国钦为超级工程首创先进安全环保体系 “一辈子建好、管好这一座桥”
下一篇:为了工程质量 差1毫米都不行 80后工程师宋奎短短5年成长为工区骨干,家与桥成为他最深“牵挂”
版权所有:港珠澳大桥管理局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珠海市香洲区南屏镇横龙路368号 邮 编:519060
长途区号:0756 电 话:2191999 传 真:3292000 E-mail:hzmbo@hzmbo.com
您是第:21749267位访问者

粤公网安备 44049002000156号